村庄的记忆
专栏:公司新闻
发布日期:2019-09-12
阅读量:240
作者:九方瓦业
村里连宗族长辈都说读书无用了,可不知什幺时候开始,年迈的父母在子女面前开始唯唯诺诺,小心翼翼了起来,伺候牌桌上的子女和手机屏幕前的孙辈们,如同老奴才伺候主子一般。记忆中的村庄,逐渐模糊…


字:庄子

图片来源:网络



曾在网络上看到“村子已死”这篇文章,作者鞭擗向里,让我们看到了当下农村真实的现状,想到当下我的故乡如同作者所描述的几乎一样,家乡的亲人也在那种困境中生存,在他们眼中看不到理想、信念、目标和未来,只有空洞和迷茫,混着一日三餐的饱腹感,沉迷于网络的空虚,日复一日的消磨着时光,不由心生无限惆怅。



时光倒流回我们的儿时,那是八十年代初,农村里很穷,穿着都是灰、蓝或军绿色,“回力”鞋都是奢侈品。没有如今这般的大鱼大肉,有些人家连油都吃不上,用一团棉花在油罐里沾一下,再在烧热的铁锅里擦擦,就算是用油炒菜了。那时的村子有些还没通电,不用说电视机了,收音机都是富裕人家才有的。


儿时三伏天的风扇是爷爷奶奶不知疲倦的手中的蒲扇,扇走了蚊子,扇起了闷热天里的凉风,在节奏感的蒲扇声中进入梦乡;儿时的数九寒冬的空调是妈妈缝的棉袄和毛线织的手套,在雀跃嬉戏中不觉冰寒。



房屋,家境好的是红砖墙,青瓦屋顶;可那时还有很多的泥砖墙,屋顶还是茅草。记得那时我家隔壁就有那样一间茅草屋,给童年的我们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冬日的暖阳下,用小竹枝去捅泥墙小洞里蜜蜂,抓藏在茅草屋檐下的麻雀。



夏天,那化不开的绿遮荫着整个村庄,从村外看,只是一片片的参天大树,和浓郁的绿荫,根本看不到房屋,走进了,树荫下都是三五成群纳凉的人们,还有满地欢跑的小孩子,只听见知了有节奏地唱吟声和孩子们的嬉闹声;只有在冬天,满树的叶子落完了,才从光秃的树干间看见红砖青瓦房。



那时的日子过得很慢,父母精心打理着那些农田,只希望多收三五斗,谈不上饿肚子,但就是没有钱,他们把逃离贫穷村落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们身上,村里都有小学,白天朗朗读书声,夜晚在油灯下,母亲纳着鞋底陪着孩子写作业,那时孩子的成绩就是父母眼中的喜与愁,那时没有麻将声声入耳,没有斗地主的王炸激情,也没有网络游戏,没有手机屏幕伤害眼睛,那时的人们知识匮乏,没有百度谷歌,没有自媒体信息传播,要想获得知识,只有从书中细嚼慢咽。那时的孩子敬畏老师,敬畏长辈,村庄在泥土的芬芳气息中还飘荡着书卷的墨水味。



后来,电视机在我们村里普及了,慢慢地我们长大了,读书的考取上或好或差的高校,辍学的学生要不游手好闲,要不南下打工了,当牛仔裤、花衬衫和流行歌曲出现在我们面前时,村里就开始空洞了:小孩子越来越少,小学的教室开始空荡了,初中的学生更少了,青壮年们如同候鸟一样走了又回。


佛山市金九方陶瓷有限公司-金喜外墙砖系列

打工带回家乡花花绿绿的钞票,还有各种潮的奇装异服,炫富在村子里弥漫着,各种各样的汽车开进了村里,在村子里坑洼的泥土路上扬起阵阵灰尘,村里的大树越来越少了,洋楼开始多了起来,我家隔壁的泥砖房终于变成了砖瓦房了。 


金喜外墙砖效果案例


宗族的长辈们也夸耀着富有的子孙们,他们的眼里也流露出羡慕和向往,外面灯红酒绿的世界在村庄的每个人的心头牵挂着,没有了树荫的门前屋后只听见吵闹声,人们的心中充满了对贫穷的恐惧,出去赚钱成了村庄的主旋律。



学校开始荒芜了,农田里野草丛生,村里人都掉到钱眼里了,书中不再有黄金屋,人们都逃离了村庄,村庄就这么的空了,夏天的绿荫下,不再有纳凉的人们和玩耍的小孩儿,白花花的太阳下偶尔有老人颤颤巍巍地走过,一间间的小洋楼在刺眼的阳光下紧闭大门,门前的水泥地的缝隙里长出青草,村口的路上没有小车卷起尘土,村庄只有蝉鸣,没有呼儿唤女声。夜色渐暗,不见灯光璀璨,不见炊烟袅袅。



仅春节来时,外出的人们回来了,宁静了三百多天的村庄沸腾了起来,拥堵的小路容不下两辆汽车来往,吵骂起连绵不绝;夜里终于灯火通明了,此起彼伏的麻将声和咒骂声通宵达旦,孩子们只顾玩着游戏,双眼紧盯着屏幕,如同牌桌上的赌徒盯着要翻开的最后一张底牌。

书,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了。


外墙砖效果案例

外墙砖效果案例

赚钱是人价值的体现,初中缀学的同学开了公司,他的职工有清华北大的高材生。钱,能支配一切。村里连宗族长辈都说读书无用了,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年迈的父母在子女面前开始唯唯诺诺,小心翼翼了起来,伺候牌桌上的子女和手机屏幕前的孙辈们,如同老奴才伺候主子一般。



村庄里年轻人越来越飞扬跋扈,是什么让他们忘记了“仁义礼智信忠孝”?

是门可罗雀的学校,是不劳而获的梦,是贪得无厌的欲望。

悲哉,荒凉而喧嚣的村庄,

痛哉,华丽而暴戾的村庄,

惜哉,宁静而野蛮的村庄。

记忆中的村庄,逐渐模糊……


上一页:四天三夜
下一页:古有“秦砖汉瓦”,今有九方灰“陶砖”……唤醒内心深处的中式情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