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意
专栏:公司新闻
发布日期:2019-10-07
阅读量:185
作者:九方瓦业
是“白露凋花花不残,凉风吹叶叶初干”…在寒露和霜降的节气里有了更重的衰景和离愁:“夕浦离觞意何已,草根寒露悲鸣虫”。频频回首和不舍青春则是秋,哪怕是人生的秋天,也要是风清云淡,金色灿烂的秋;


文字:庄子

图片:華章



如果说春天是浪漫的,那秋天便是美得令人伤感的。

秋天的美,美在风清云淡的纯,在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的雅,更在“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”的节。

从立秋到霜降,这些秋天的节气本来就带有温度感,和或浓或淡的诗意。



南方似乎没有四季,深秋了也感觉不到秋的味。北方则不同了,秋的每个节气都有不同韵味。

北方的秋有烈烈的西风起,风沙朦胧了巍巍古城墙,有着“大漠风尘日色昏,红旗半卷出辕门”的悲壮。



北方的秋有层林尽染的黄,光与影泼出壮美的油画。



有金色的胡杨林。在那片金色中有深灰色瓦片的小木屋,这如童话般的存在。



有一池秋水净如少女的眼。



《秋词》中的“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”在刘禹锡的眼中,秋天是纯净的蓝,是秋日升时惊起的白鹤飞向云霄。



这时秋看不到凄风苦雨,只有天高云淡。立秋的时节,禾才半熟,草微衰。在等雨来的日子里,也没有西风,三伏的余感仍在,只是空气中隐约能闻到秋的味道。



“露蝉声渐咽,秋日景初微。”处暑时节,晨露点点,一叶落而知秋,可叶落而未必秋,而蝉声渐疏时,却是秋凉渐起了。秋天就在清晨的薄雾中,在落日下的炊烟里,在明月下的满阶梧桐中。



白露之秋是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;是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”;是“白露凋花花不残,凉风吹叶叶初乾”……。太多的情怀揉碎在这个节气里!



当碧水惊秋时,荷也半残,黄云凝固了暮色,白露节气里,败叶零乱了空阶。诗人用文字画出了一幅幅凄美的秋景,感叹时光易逝,离愁难抒,依旧情伤……。情因景而生,白露的节气里多少诗人酒未醒,愁已先回!



“不堪红叶青苔地,又是凉风暮雨天”,秋分时节,三秋已去半,日光夜色两均长,三秋桂子香,十里荷花残,芭蕉叶老,梧桐渐疏,西风冷雨缠绵。




秋意渐深,露水已寒,继而化露为霜。在寒露和霜降的节气里有了更重的衰景和离愁:“夕浦离觞意何已,草根寒露悲鸣虫”。情景交融直抒离愁。



“霜降鸿声切,秋深客思迷”,当鸿雁南飞时,秋天到了末季了,离愁别恨的秋、凄美如画的秋、时不我待的秋,就这样随南归的大雁远去了,在诗的迷境中,秋的背景逐渐模糊。



人生也如四季,只是不同季节会重来。四十岁的人生过到哪个季节?或是三伏或是秋!频频回首和不舍青春则是秋,哪怕是人生的秋天,也要是风清云淡,金色灿烂的秋;



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,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。”这是六十岁的初夏。

触景而情生,景却因心而异。


上一页:找不到相关信息
下一页:四天三夜